淮安:一座因铁而改变命运的城市?江苏淮安惯蛋

2012-07-06 11:11 |来源:网络转载

  淮安运河夜景

  语言:淮安方言属江淮官话洪巢片扬淮小片,是江淮官话的代表方言之一。广义的淮安话指今淮安市内的方言。狭义的淮安话在不同时期指代不一:明清时期即所谓“清淮话”,指淮城、清江两地及其附近区域所使用的方言;后到2001年区划调整前指老淮安县方言;区划调整后也指清河区、清浦区的方言。今天的淮安市区内楚州区方言与淮阴区方言差别较大,清浦区、清河区方言则在两者之间而偏于淮阴区方言。

  一座最早提议修铁

  今天的淮安人还有一个绰号叫“淮刁”,这个说法和晚清时所说的“淮瓶子”差别不大,都有精明、吝啬的意味。当然,“淮刁”也有头脑活、精明、点子多的含意,商品经济时代,“刁”也未必不是好事。

  到了晚清、时,随着淮安城市的急剧衰落,“淮平子”又有了一个新的同音称谓——“淮瓶子”,是说淮安人吝啬,只进不出。扬州学者韦明铧先生曾写有《淮瓶子》的专文。这里说的“淮瓶子”,是指极度的意思。不但大钱想赚,小钱也想赚,为了蝇头小利,丝毫不顾惜什么体面。

  淮安的名字和水有关,因为这里和水有着不解之缘。淮安位于淮河与京杭大运河的交汇处,南来北往,熙来攘往,“南船北马”就是淮安沟通南北的一个很好。

  正因为处在南北分界线上,隶属多变,造成了这里的建置也很纷乱复杂。元代以前,淮安的淮河南北常属于不同的政区。春秋战国时期,市境先后属吴、越、楚国,秦时分属郡和东海郡,西汉大体属临淮郡,东汉分属下邳国和广陵郡。魏晋南北朝时期处于南北对峙的前沿,建置紊乱,隶属多变。南宋时也是如此。唐时的淮南地区属淮南道楚州,淮北地区属河南道泗州。

  出门也要带三把壶的三壶太守

  清代淮安的酒文化也是这样。清末山阳人段朝端记:“淮安人向来珍视汾酒,由山西商带来,不常有。本地土产,大麦或高粱和曲做成的,称为本酒,或称笨酒;以糯米和曲做成的,称为黄酒,有封缸、双腊等名称;两种搀在一起的叫对酒……近年来款待客人流行用绍兴酒;小饮则用白酒,或称火酒,或称烧酒,以由洋河来的为上等,由沭阳来的较次一等。”如果说白酒代表了北方的酒文化,黄酒代表了南方的酒文化,那么这种将白酒和黄酒掺起来喝的对酒就是典型的南北融合了。

  淮安,一座特别的城市,她因穿城而过的淮河而特别。横贯中国东西的秦岭—淮河一线,就是我们常说的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,不仅是传统意义上南北方分界线,也是带与暖温带的分界线、湿润区与半湿润区的分界线、一月份0℃等温线、温带落叶阔叶林和带常绿阔叶林的分界线、水田旱地分布分界线。

  心“明确划分南北地理标志会造成南北对立”。直到后来获得国家测绘局的批准,才渐平息。其实,明清时淮安素有“南船北马”之称,南北人文交融也是淮安的一个显著特征。

  漕运总督旧址

  当时,自王家营清真寺南抵黄河大堤,有一百多家车行,“各以其车驰行北道,日出千车,则相惊寥落”。每天仅出车一千辆的话,就慨叹生意不好了。蒋、杨、张、贾、姜等各家骡马大店“房屋动以千计,且皆画栋雕梁,高墙峻宇,门阶石级有多至十数层”。当地居民争变其屋为客栈,半个月的收入,可以与大商人相比。

  说有个叫杨士燮的人,字味春。祖籍安徽泗州,世居却在江苏的清江浦,即今天的淮安。自清初康熙、乾隆祖孙几次南巡以来,这里非常繁华,淮、扬两属,本是盐商群集之地,豪华富庶,就形成当地人养尊处优的。一般的有闲阶级,更是最会享福,早晨上茶馆,晚间上澡堂。而在淮当官的,大都拥有盐票。盐商们对之极为,称他们作“太爷”而不敢叫名字。杨士燮就是个有闲阶级,按照当地习惯,他每天早晨都会上茶馆用早点,僮仆随行,不仅如此,他还把所有酒壶、茶壶、烟袋等物件,都叫人随身带着,一上浩浩荡荡。然后就在茶馆里要一杯清茶,几样点心,高谈阔论,饭后午睡片刻,吃酒看牌,下棋吟诗,生活得非常惬意。